韩青松(七零之悍妇当家作 者桃花露)

2023-11-21 59
《七零之悍妇当家》作 者:桃花露

六月底,大中午的暑气正盛,往日里这时候山咀村的社员们正歇晌觉,今儿却都围堵在大队部的场院上,里三层外三层的,水泄不通。

人群里传来尖利刺耳的咆哮,“你们告诉他,要是不回来我就喝农药,等着给我收尸吧!”

“天哪,她真喝了?”

“那可是1605剧毒啊!”

“哎呀娘啊,死人了死人了!”

众人七嘴八舌地喊着,人群纷乱起来。

大队长吼着“都他娘的死人啊,赤脚大夫!”

支书瞪了一眼,闷声道:“再去发电报,加急!”

……

头疼眩晕口渴,这是林岚对宿醉最大的感觉。

昨夜她心情不好多喝了两杯,回到公寓倒头就睡,一晚上噩梦不断,总有电话和拍门声刺入耳中。

没想到一觉醒来,耳边又是嗡嗡嗡的声音扰人清梦。

“二哥,你说娘……是不是真喝农药死了?”

“嘘——,小声点,娘演戏吓唬他们呢,想让爹回家。咱们割草去吧。”

林岚努力睁眼,眼皮却好像被什么黏住一样,怎么都睁不开。

过了一会儿又有刺耳的声音传来,“老三在部队里,我看她带着五个孩子忙不开帮衬她,她倒是好,整天神作。不想过就滚回娘家去,没人稀罕她!不是上吊就是喝农药,这是嫌我老婆子碍眼想让我先死呢,天杀的就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儿媳妇儿!想分家?你怎么不拿绳子勒死我?……都别杵着了,该干活干活去,别偷懒耍滑的!”

随即传来摔门的声音。

什么喝农药、什么分家?

乱七八糟的。

林岚头疼欲裂,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把眼皮给撩开。

入目所见,狭窄逼仄的屋子,没看到窗户,只看到悬挂着的一个破草帘子,墙壁和屋顶都烟熏火燎,角落还挂着长长的黑灰,鼻端也弥漫着各种味道混杂的难闻气息,林岚都分辨不清是牲口粪尿还是孩子拉尿以及发霉或者什么奇怪味道。

简直让人烦闷欲呕。

林岚脑子轰隆一声,晴天霹雳——难道自己穿越了?

林岚闭着眼睛等待了半天,再睁眼,依然是烟熏火燎的黄泥墙。

这一下她确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之所以如此确定,是因为脑子里已经出现一些不属于她的信息,就好似看了一本书或者电影似的,印象深刻。

七零年的华夏国,D省,北方一个小乡村——山咀村。

原主和她同名,娘家是林家屯,婆家姓韩,丈夫韩青松是一名军人,两人育有五个子女。

原主没上过学,只念过几天扫盲识字班,认识的字不超过五十个。自小就要强泼辣,脾气也不太好,没文化又没见识,遇到问题不会冷静想办法,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吵闹,因此在娘家的时候就不太受待见。

她16岁嫁给韩青松,他常年不在家,她则受婆婆和妯娌打压,自己想不出化解矛盾缓和关系的法子,脾气越发暴躁,动辄就吵翻天,后来直接寻死觅活威胁别人。

而韩青松17岁当兵,经过十多年的打拼,如今已经是连长。

前途一片大好。

也因此原主才不放心,总怀疑他看不上自己,有了出息就想攀高枝儿。所以她一直闹腾着让他回家过日子,免得被外面那些有文化又年轻漂亮的狐狸精勾了去。

这一次之所以上演喝农药的戏码,是因为原主听人议论一个复员兵带回来的确凿消息——韩青松在外面有人了,是某指挥官的闺女!

韩青松肯定要跟她离婚的念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主一次次跑去公社给部队打电报,一定要男人转业回家,不回家她就死!而且要带着五个孩子一起死!

这事儿被婆婆知道,韩老太太自然不同意,儿子的大好前途,那可是老韩家的光荣和经济支撑,要是把儿子弄回来,那不是要一夜回到解放前?

绝对不行!

然后原主就要求婆婆把自己男人的津贴给她,否则就逼男人回家谁也别想落好,要是不答应她就喝药!

她让自己的二儿子韩旺军悄悄捡了个空的1605瓶子回来,寻思已经没有农药,兑上水也看不出来,假装喝农药吓唬人。

当然,也有给家里人瞧厉害的意思。

哪里知道这1605可是剧毒,打药的时候操作不慎药液落在皮肤上都会中毒,更何直接兑水喝?

虽然她假意抿一口,也足够让一个身体常年不健康的女人中招的。

于是林岚就穿过来。

只是在原故事里,这一次原主真的得逞。

丈夫韩青松被闹得心灰意冷,无心仕途,终于跟部队打了转业申请,过几天就会回家。

但是他回家并没有让这个家从此和睦,反而开启了悲剧的序幕。

原主原本发誓只要男人回家,她就安心过日子,可男人回来她又怀疑男人看不上她,怀疑他和别的女人有染。只要他离开自己视线吃顿饭的功夫,她就怀疑他是不是和谁幽会。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哪怕是寡妇都是她的怀疑对象。

只要男人有不顺她心的,就会大吵大闹寻死觅活。

韩青松转业后做了公社公安局局长,后来升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其时文革进入尾声,管制放松,加上某些干部不作为,全县治安越来越混乱。

他忙于公务,内外交困,终于在她大闹一场之后,身心疲惫在执行公务过程中被刺身亡。

他死后,她更加扭曲,一边自怨自艾拿孩子撒气,一边又护短溺爱,把几个孩子全部养废,最后没有一个善终。

等等!

林岚突然意识到,这熟悉的剧情好像她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书中的男女主是一对青梅竹马,忙着发家致富奔小康,其中的女配因为作天作地的风格让人印象深刻。她是原主的女儿韩麦穗,青春俏丽性格活泼,自小被原主养得心比天高虚荣无比,总觉得自己是公主,想要什么就要得到什么,凡不对她好的都是坏人。原主帮着女儿致力于纠缠男主,而她的几个儿子也都歪得离谱,最后不得善终。

究其根本原因,这和扭曲的家庭脱不开关系。

她居然穿进这样一个家里……

她该怎么办?

回去?不可能了。

离家出走?离婚?

这年头没人离婚,如果她离婚只管自己,只怕林家屯也容不下她。离婚的女人想回娘家,在这个年代是不可能的,就是这么封建。

而且这时候没有户籍、工分、介绍信哪里都去不了,也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连吃饭都成问题,根本活不下去。看起来,她只能以原主的身份活下去。

只是她突然改邪归正,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怀疑,就算会引人怀疑,她也真的没法用原主的方式过日子。

她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她可以用大难不死心灰意冷,突然想通不再纠结过去要踏踏实实过日子当借口啊!

嗯,不错!

不过是被婆婆打压丈夫对她没感情而已,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过日子么,她还是有很多办法的。

对她来说,最可怕的是——那五个孩子好吧!

这辈子她最怕的就是孩子。在她有限的接触孩子的经历中,多半都是熊孩子。

比如说同事家那个六岁的女娃娃,进了办公室就喜欢让她给买东西要么就借着撒娇阿姨抱抱的机会拉她的耳环项链说好看想戴,还得拜托不要告诉妈妈。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几次之后,她终于忍不住跟同事说一下,同事当面道歉,说自己孩子不懂事别一般见识,结果转身就跟同事说抱怨她抠门没有爱心,对孩子太苛刻。

还有自家亲戚以及弟弟的孩子,每次来她家,都跟土匪过境一样。如果她没有提前把自己的化妆品以及首饰和电子产品收起来,那绝对是一场灾难。大几千的护肤品、化妆品都能被涂抹得到处都是。

不说她发火,就算不笑着说没事没事,亲戚都要跟她妈抱怨“岚岚怎么越来越小气,跟个孩子一般见识,这女孩子大了就是得赶紧结婚生孩子,要不就成了性格乖张的老古董。”

哪怕她几千的护肤品化妆品被侄女和侄子毁了,她妈妈数落来数落去,最后就落在她自己先买房而不是把钱留给弟弟买婚房,继而扩展到她不结婚不生孩子这事儿上。

“你反正没孩子,这房子和钱以后还不都是他们的?现在给他们怎么啦?也没给外人,不浪费。”

总之她恐婚、恐娃恐当妈,不想要小恶魔一样的孩子,不想成为自己妈一样的妈。

她打定主意单身一辈子,不祸害人,不被人祸害。

如今打拼十年事业有成,生活有滋有味,何必要找个男人生个孩子来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

谁知道,老天爷看不得她舒服,居然让她穿成一个泼妇,带着五个熊孩子,附送一个木头老公!

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紧紧地闭上眼,想着能不能再穿回去,兴许这就是一场梦呢?

这时候耳边传来小孩子怯怯的哭泣声,“娘……死……死……”一只小手在她脸上脖子上胡乱摸索,也没个轻重,摁得她眼珠子疼脖子疼呼吸不畅。

林岚只得睁开眼,把那小脏手扒拉开,“干嘛?”

说完她后悔了,自己语气太凶,再吓着人家。

可那小孩子却不在意,瞪着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她,生怕她真的死了。

虽然林岚不喜欢小孩子,却也承认这娃娃生了一双极漂亮的大眼,在昏暗中亮闪闪的,只可惜太过瘦弱,加上没人精心照顾,浑身脏兮兮的。

这是原主最小的儿子旺旺,今年4岁,因为早产生来就弱视,且过度自卑内向,原主很嫌弃他,觉得他是个小瞎子、傻子,是个累赘。

林岚倒不觉得他傻,傻子的目光怎么会这样专注明亮?

“娘,吃。”他伸过来的小黑手里托着一块融化得黏糊糊的糖果。

脏兮兮的,看得林岚有些反胃。

可她也不忍心迁怒于他,毕竟自己穿越是很玄奥的问题,跟他无关。

她闭了闭眼,“你自己吃,别碰我。”

那黏糊糊的小黑手让她紧张得直出冷汗。

小孩子很怕她,果然瑟缩在一边不敢再摸她,只是视线却一直黏在她身上,生怕娘像别人说的那样死了。

孩子啊……

林岚叹息,让她养五个孩子,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

她闭着眼将自己五个便宜孩子的人生过了一遍,很快冷汗直流,原主也真够厉害的,居然把几个孩子都给养成故事里的大反派。

林岚沉默良久,感觉自己虽然不怕以原主的身份活下去,却没有勇气接管这五个孩子。

他们的未来,实在是太过……她一旦进入角色,那就得负担起矫正他们引导他们走上在正途的责任。

天哪,她最怕孩子好吧!

就算可爱的小天使她都怕,更何况一下子进入地狱模式!

这运气她也是服气的好吧。

她正胡思乱想着,听着“吱呀”一声,有人蹬蹬跑进来。

“娘,我抓了一条大鲫鱼,好大个的!”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冲进来,兴奋地手舞足蹈,“娘你猜我怎么抓的?我凫水的时候,哧溜一下子用手抠住的,哈哈!”

林岚勉强睁开眼瞅瞅他,这是三儿子,见他只穿着一条小裤衩,浑身晒得黑黝黝的,只有眼白和牙齿在昏暗的屋子里闪闪发光,特别好笑。

这个三旺,自从三岁掉到河里自己学会游泳,就爱上了水,除非河里结冰不能下水,其他时间总要偷摸去游泳。不过俗话说淹死会水的,这小子后来正是被淹死的。

哎……林岚叹了口气。

三旺不解:“娘,你咋了?这大个的鱼也不高兴呢?”

“三旺!”又一个男孩子从外面走进来,顺手把门掩上,走到炕边小声道:“娘,三旺这傻小子,要不是我拉着他,他刚才还想把鱼送到堂屋去呢。”他推了三旺的脑袋一下,“笨!”

三旺不服气,嘟着嘴,“别推我的头!”

“娘,你好点了吗?我去给你熬鱼汤喝吧。要不,嫲嫲肯定让把鱼送去给小姑小叔吃。她今天让大哥和姐去送鸡蛋呢,还逼着让姐给小姑洗衣裳,真是偏心!”

林岚看了他一眼,这是二旺,从小就精明得很,比别的孩子都有心眼,小嘴也甜擅长哄人,比闺女更像原主的小棉袄。不过说不好听点就是油嘴滑舌、口蜜腹剑,反正大了以后靠着一张嘴走天下,最后也坏在这张嘴上。

现在这些孩子都还不大,一个个天真烂漫的样子,就算歪也没歪到哪里去,真正坏起来要等韩青松死后。

林岚寻思要是她现在开始引导,应该能把他们引入正途避免那些悲惨的结局吧?

哎,任重道远。

这时候堂屋传来韩老太刺耳的声音,那大嗓门分明故意骂给她听的。

林岚蹙眉,虽然原主有诸多不对,可这老太太屁股也太偏,对原主也太坏。

她打住了要二旺把鱼送到堂屋的念头,自己毕竟是泼妇和老太太不对盘,要是一下子懂礼尊老,会吓着他们。

她道:“二旺,你领着弟弟们去外头烤鱼吃吧。”

小孩子们找个大桥底或者犄角旮旯的生火烤鱼烧地瓜这是常事儿,原主以前没少偷东西带着孩子在外面吃。

“娘,好嘞,等烤好了我拿回来给娘吃。”二旺说着就招呼三旺跑出去,并没管炕上瑟缩在角落的小旺。

这可怜的孩子,大家都无视他了。

林岚也知道二旺就是说好听的,鱼是不会拿回来的,多半要进他自己的肚子,三旺能吃两口就不错的。

……

D省某军驻地,团指挥部。

陈团长看着眼前的韩青松,转眼十来年过去,当年青涩的新兵蛋子已经成为连长。十多年军旅生涯让他英俊的脸不再稚嫩,可身姿依旧挺拔强健,气势沉稳凝练。

这人虽不善言辞,然业务突出,忠诚敏锐,大有前途啊。

现在他却说要转业?脑子被驴踢了吧!

“韩青松,你已经转正,来年咱们师部要成立尖子大队,指挥部已经决定任命你为特训队长,现在转业?你可要想清楚!”

这个职位多少人盯着呢,还有不少人削尖了脑袋要钻进去。

韩青松紧抿着唇角欲言又止,握紧拳头略一沉默,点点头。

普通的农村义务兵能熬到他这个军职的寥寥无几,只要有点希望就没人舍得复员转业,不但他的战友不理解,连他的老连长都纳闷,立刻找他前来问话。

可他不想解释太多。

这些年他虽然在义务兵中脱颖而出,却也是血的代价,尤其受过两次致命伤,能活下来已是大幸。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去特训大队,反而会影响训练。

最主要的是:既然已经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做出选择……他也不想反悔。

十几年在外,每次探亲匆忙几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履行做丈夫和父亲的职责。所以家里鸡飞狗跳的现状,有他很大的责任。

婆娘寻死觅活,甚至扬言要带着孩子跳河,虽然知道她故技重施威胁他,可他累了。

不想再折腾。

之前他再三跟她保证,来年他就申请家属随军,让她和孩子跟过来。

她分明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却又变卦,而且只要闹起来,那就是连环闹,跳河上吊喝农药,不闹个天翻地覆不会罢休。

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回家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

陈团长知道韩青松是个闷葫芦,不会说话,为此也得罪过不少人,而且他认准的事情九头牛拉不回,任何人劝也没用。

他道:“准你半月探亲假,回家好好处理一下家务。”

韩青松回到宿舍,却又收到另一封家里来的电报,与前几封让他速归、寻死或者不准归的电报不同。

这一封却是让他速归休妻!虽然不是直接喝农药,可这1605可是高毒农药,就算抿点涮瓶子水也够人受的。

林岚只觉得头晕耳鸣,直犯恶心,她祈祷千万别把肝脏肾脏神经什么的给毒坏了。

躺了半天她觉得不再那么难受,就想起来活动一下。

屋子又窄又暗,她下地的时候差点绊倒,看那破草帘子堵得屋里又黑又不通风,便一把扯下来。

炕上的小旺以为她又要发脾气,吓得使劲往角落里缩。

林岚溜达两步,胸闷憋气,想喝口水才想起瓦罐和碗已经被原主都摔碎了。

她想去堂屋倒水喝,可浑身乏力,只好回炕上坐下。

这时候二旺回来,他把一个树叶包放在炕上,里面包着几块烧糊的鱼还有两个知了龟。

二旺笑嘻嘻的,“娘,鱼都让三旺吃了,我没舍得吃,给你吃。”

林岚心知肚明,看了他一眼,“二旺,你爹不在家,咱们过日子不容易。吃多吃少没什么,你可不能和娘撒谎耍心眼啊。”

二旺笑着说:“娘你放心,我从来不和你撒谎。”

林岚就让他去给自己倒碗水喝。

很快二旺端着水溜回来,小声道:“娘,不得了了,爷爷嫲嫲他们躲在屋里开会对付你呢。”

之前林岚就听见正房隐约传来说话声,夹杂着老太太的骂声,猜测就是讨论怎么处置原主。

她接过碗,发现碗沿黏糊糊的,顿时有些反胃,等送到嘴边又闻到水里泛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更不想喝了。

按说家里吃饭很少有油水,就算没洗涤精这碗也不该这样脏。

她忍着恶心喝了一口,寻思着以后自己当家,一定要收拾得干干净净,绝对不能这样腌臜。

“你嫲嫲是不是说要把我赶回娘家去啊?”

二旺惊讶道:“娘,你怎么知道?”

在这里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啊。

林岚哼了一声,“我一猜就是。”

二旺看着她,寻思下一刻娘就得撸起袖子呜嚎着冲过去打个稀里哗啦,便下意识地往一边躲了躲,免得被波及。

追知道林岚却没动,把碗放下,道:“三旺呢?”

“割了草他就偷懒,又去河里凫水了,娘等他回来我替你教训他。”二旺一副当哥哥的样子。

林岚看了他一眼,“你去堂屋听听他们说什么,回来跟我讲。”

二旺立刻出去了,角落的小旺往前爬了爬,“……赶林家、分家。”

林岚好奇地看他,这才想起来小旺虽然弱视,但是听力比常人更好,只是后来原主越来越扭曲,拿着他撒气、嫌弃他,他才成为重度自闭症患者的。

这时候,他还算个正常的孩子,只是说话有些晚而已。

因为孩子们都叫他小瞎子小傻子的,他更加不爱说话,又没有人保护他,他自然会越来越自闭。

林岚朝着他招手,小旺没反应,她只好道:“小旺,过来。”

小旺爬到她身边。

林岚柔声细语地哄他,“你听见他们说什么啊?好好给娘说说。”

小旺开始只能说几个字、词语,在林岚的引导下慢慢地可以说整句话。

通过小旺破碎的词汇,林岚倒是猜个差不多。

过了一会儿,二旺回来汇报,更加印证了林岚的猜测。

果然,老太太先说要儿子回来休妻,她都已经给韩青松发了电报。老韩头儿却不同意,觉得多年的亲家不能这么绝情,不好看,丢人,然后说支持分家。看起来大哥大嫂家是同意分家的,毕竟夫妻俩是家里的主要劳力,干活最累。但是二哥二嫂不同意,估计是既想花韩青松的钱,又想让大哥大嫂多出力干活,他们可以轻松。

“俺嫲嫲的意思,俺爹的津贴她拿着,一分不给娘,还想让娘带着我们几个分出去呢。说除了口粮没有别的,以后也得自己挣工分吃饭。”二旺气愤道:“娘,你说他们怎么这么黑,把爹的津贴拿着不给你,还想让咱们自己挣工分吃饭,那大伯和二伯可都在家里挣工分呢,他们怎么不出去挣钱花?”

林岚示意他稍安勿躁,“过几天你爹回来再说。”

二旺惊讶地看着她,娘竟然不去闹?嫲嫲他们都说要把她赶出去了,她怎么不去打架啊?

“娘,他们想把咱们赶出去!”

林岚:“我知道,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分家可以,那就正儿八经地分,怎么能把三房赚的钱留下却把三房的老婆孩子赶出去?

想得美!

二旺有些不认识一样盯着林岚看。

林岚却摸了摸小旺,赞许地笑笑,夸他,“小旺真棒!刚才说的和哥哥说的差不多呢。”

娘夸他呢!

像夸姐姐和哥哥一样夸他呢!

小旺仰头瞪大眼看着她,想努力看清娘的样子。

看这孩子激动得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林岚赶紧再摸摸他的头,他似乎很喜欢她的抚摸,毛茸茸的脑袋向日葵找太阳一样往她手心里蹭。

莫名的,林岚有一种撸猫的既视感,吓得她赶紧把手收回来。

小旺感觉到娘的嫌弃,眼睛里的光芒又黯淡下去,整个人又瑟缩起来。

林岚莫名地心头有些酸胀,居然不忍心,笑了笑,捧着他的小脸蛋转向窗户,示意去那里监听。

小旺以为娘和他一起做游戏,欢喜得一双眼睛要烧起来。

他蹭蹭爬下炕,虽然视力不好,但是身边的环境熟悉得很,并没有磕碰到,他踩着一个小树墩板凳从窗户偷听。

二旺目瞪口呆,娘这是咋了?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他也不想落后,又跑出去偷听去。

刚才娘居然夸小傻子,并没有夸他说得好呢,他可不能落后。

林岚搂着小旺听了一会儿,连她这种佛系都听出火气来了。韩老太太也真够可以的,原主动辄吵闹寻死觅活是不对,可老太太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仗着她是长辈,家里孩子都尊重她,估计和原主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不说别的,就说韩青松赚的钱,老太太只给小儿子小闺女花,明明是俩贫下中农的儿女,非要跟地主家的少爷小姐一样,不是下馆子就是买这个那个。可家里的孩子那么小就捞不着上学,都要去割草、捡粪跟着下地挣工分,一个个黑瘦的,她这个不喜欢孩子都看着不是滋味。

原主再不好,自己孩子能不心疼?当然想要钱给自己孩子改善生活。

她当下有了一个主意,附耳对小旺说了两句,“记住了?”

小旺点点头,“娘,记住。”

林岚把他抱下来,“等他们走了就去。”她顺手把墙根那根拇指粗的木棍拿出来。

小旺见状吓得立刻往角落里躲,以为娘又要打他。

林岚忙道:“小旺,娘把这个给你当拐棍,你拿着走路就不会撞到了。”

小旺视力不好,整天闷在屋里不是办法,以后她也不能时时刻刻盯着他,肯定要训练他自己走路的本领。

如果有钱,她就先带小旺去检查眼睛,及早治疗,也许可以治好几成呢。

小旺这才笑起来,“娘,好。”他握着木棍摸索着出去了。

林岚又把二旺招呼回来,叮嘱几句。

二旺犹豫:“娘,都贴俺嫲嫲炕头呢,拿了她不就看出来了?”

林岚道:“分家以后,你不想跟着娘?你想跟着你嫲嫲?”

二旺立刻摇头,“我当然跟着娘,俺大哥肯定跟着嫲嫲不要娘,我可不这样。”

林岚道:“你大哥也不会不要娘的,你大哥是男子汉,分了家更知道保护娘和你们。你去吧。”

等正屋开完会,男人出门女人在家里做饭的时候,二旺和小旺按照林岚的吩咐去了正屋。

韩二嫂和老太太去了菜园,韩大嫂在做饭,家里孩子多,只要看着别磕着摔着就没啥事,并不多管。

很快,二旺拿着一个东西回到东厢交给林岚,“娘!”

这是林岚和韩青松的结婚证,很像小学生的奖状,贴着两个人的一寸免冠照片。

上面的林岚青春俏丽,目光几分羞涩几分大胆,旁边的韩青松一身军装,坐姿挺拔,相貌英俊,也算是般配。

只是林岚的照片上有几个小窟窿,看看倒像是被针扎的一样。

本来各自的结婚证都各自拿着就好,可韩老太太非要把儿子的结婚证都贴在自己屋里,说贴着跟画一样,好看。

照这么看,倒像是学容嬷嬷呢。

林岚把结婚证卷起来,笑道:“二旺,娘跟你们保证,分家以后娘肯定带着你们过好日子,让你们吃白面、吃肉、吃糖、上学!”

重要赛程列表

  • 全部
  • 足球
  • 篮球
  • 2024-05-28星期二
  • 2024-05-29星期三